冬天去大梅沙 人少 正好

高中时报名了新东方的雅思班 只上过两节课就再也没去过 刚开始我还会以上课的名义出门 然后独自在华强南唱k逛街 后来干脆连门都不出 这种浪费金钱的事情干了不少 我似乎比其他苦读的高中生过得更随心所欲 但也没把十几岁的生活变成玫瑰色

之后去了城大读书 某一天Tsang Sir的课让我们鉴赏莫奈还是谁的作品 我们在教学楼的天台画九龙的天际线 Tsang Sir说了一句 你们多年后会想念这个时刻

是啊 我还想念 人和豆厂的淡奶豆花 牛头角菜市的汤通粉 德福面包店的火箭包

我的四叠半 大概也有无数个 勤奋学习的我 开了窍的我 脚踏很多船的我 嗑药死掉的我 究竟哪一个会是玫瑰色的?

怎样都会不甘心吧 有了a就无法进行b 因为贪心 我什么都想吃 但很快就饱了

十六七岁的一天 我在教室外的走廊上 突然心想 “我现在可真年轻” 并暗自得意

年轻真好 仿佛无论走进哪一扇门 都有再选择另一扇门的可能

然后我醒了

发现没有什么能比做个大俗人更开心

把理解建立在痛苦之上

我应该带着一种悲悯的但又乐观积极的态度对待你,但是我做不到。我们都会死的,所以应该疏远,但这又违背了我另一个初衷。大部分时间里我是你,在往后的二十年,我的内脏会下垂,对谁也不喜欢,事业是什么,家庭是什么?纹身褪了色模糊成一片,这是一个有病在呻吟的中年人。我们退回到童年,你的身体发抖,躺在地板上,动画片已经播完,我陪伴你,大部分时间只有我和你。

©